<dd id="a0cxh"></dd>

        <em id="a0cxh"><tr id="a0cxh"></tr></em>
          第一屆校園通大會    第二屆校園通大會   第三屆校園通大會  校園之星官方新浪微博    校園之星總經理騰訊微博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校園之星
          您當前位置:首頁>>教育·資訊>>行業新聞

          互聯網+教育 傳道?授業?解惑?

           


            天津北方網訊:在網購、網約車等已成為國人日常生活內容的當下,人們最為關注的又一領域──中小學教育,也不知不覺間被“互聯網+”所滲透:課上,各科老師會有不少電子化的輔助教學手段,如動態的詩詞配畫、三維動畫版的數學公式推理過程等;課后,學生們基本都有比較認可的在線學習平臺與解題神器,如,一起小學/中學、小猿題庫、學霸君、口袋老師、阿凡提……曾經顛覆了零售、支付、出行、紙媒等的“互聯網+”,正在給教育教學帶來哪些嶄新的變化?目前這個市場處于怎樣的階段?


            小小讀書郎指尖撐起大市場


            南開區幾位初一學生家長聊天說,他們忽然發現,孩子晚上寫作業,不再像以前那樣纏著爹媽幫忙了,“他甚至嫌父母在旁邊礙事。有不會的題,人家很熟練地拿手機拍照、搜答案。別說,還真沒有搜不出的難題”。


            孩子們在一起,也會忍不住比較各種解題神器的優劣。在他們看來,“一起中學”內容最豐富最全面,“小猿搜題”對知識點細化得比較好,“口袋老師”主推包月服務,所以必須“包到”適合自己的老師。在拍照解題過程中如果碰到看了答案仍不會的題,通過“阿凡題”在線呼叫老師解答,倒是不錯的選擇…… 他們之中,沒用過“解題神器”的孩子是“珍稀物種”。


            與課堂教學緊密相連的在線教育,目前呈現出百家爭鳴、群雄逐鹿之勢。據統計,國內近兩年新成立的從事K-12(指從小學到高中的12年)在線教育的企業有數百家,其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在線教育的興起,自然與互聯網信息技術的發展及其對各行各業的賦能分不開。與此同時,政策層面也是暖風頻送。國家關于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指出,“全力推動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鼓勵學校利用大數據技術開展對教育教學活動和學生行為數據的收集、分析和反饋,為推動個性化學習和針對性教學提供支持”。


            相較于其他在誕生初期就尋求快速擴張的“互聯網+”行業,互聯網+教育一向被視為慢生意,在過去幾年并沒有獲得資本市場足夠多的關注,始終處于厚積薄發的積累狀態。眼下,隨著市場環境的改變,教育行業反倒因其具有長期成長性,并能抗經濟周期,終于得到了資本市場認可。近兩年來,相關的融資信息多了起來:“作業幫”完成3.5億美元D輪融資;今日頭條也被爆出已收購學霸君的2B業務;今年3月,一起教育科技公布了2.5億美元E輪融資……據第三方分析機構易觀觀察,教育多個賽道均受到資本青睞,其中,兒童教育和素質教育更是資本重點關注領域。投融資主要集中在天使輪和A輪,“市場仍不斷有新玩家入場,行業充滿活力”。


            在線作業平臺一起教育科技的調查報告顯示,2017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1941.2億元,預計到2019年可達2727.6億元。這一龐大市場的基礎,顯然是廣大的中小學生。據智研咨詢的數據,我國K12合計人數約1.66億人。正是這些讀書郎助推了在線教育的枝繁葉茂。


            學生:“數學變得不那么高冷了”


            “我認為最大的好處是數學變得不那么高冷了”,南開區一所小學六年級女生嘉茵對記者說。她語文好,卻“巨煩”各種數學原理與公式。現在好了,課堂上老師會借助動畫短片,演示一些數學原理或公式的由來,比如,方程中的行程問題,圓柱體、圓錐體的體積問題,這些對她來說原本枯燥乏味至極──每每遇到甲乙兩人各種花式相遇、雞兔同籠之類,心里就暗恨出題之人“太變態”,現在有了動畫演示,理解起來好多了。


            當然,孩子們最喜歡的還是每當遇到不會解答的題,手機拍照分分鐘搜出答案。對家長來說,到了小學高年級,數學題一下子變得高深了不少,一些家長明顯感到輔導起來捉襟見肘,各種搜題APP正好及時補位。


            在聲名遠揚的天津市南開中學,數學學科副主管張廣民告訴記者,目前,該校正在與一起教育科技平臺合作,嘗試借助一起中學APP等信息化、智能化的教學方式,啟發學生的學習興趣。他印象最深的是軟件里有一個錯題板功能,“以前我布置一些測試題,學生自己做完了,一對答案就完了。現在我都要求他們,做完了之后,走一遍軟件,軟件會把每個學生的錯題直接歸類,學生就可以有針對性地進行復習了。”因為每個人錯題不一樣,該軟件甚至還可以把與之相類似的一些題向學生推送,類似于淘寶中的“猜你喜歡”,它是“猜你可能會錯”,“這其實就是通過大數據跟蹤學生的解題軌跡,然后進行精準推送。”


            一些學生告訴記者,這種有針對性的復習,確實比之前動不動就“抄全書”“卷子重新做一遍”更有效率。南開中學的數學老師譚毅說,“今后每個學生可能將會有不同的考卷”。


            老師:“以前是老中醫,現在是中西醫結合”


            在南開中學數學教研室,譚毅老師說, “我們數學主管林秋莎老師講過,以前我們就是老中醫,靠經驗,靠把脈。現在借助信息化手段,我們成了中西醫結合,通過數據結合經驗,方向更明確,把握更大”,比如,出題方面,“以前出題更多的是靠經驗,現在出題更多的是數據的支撐”。


            張廣民老師舉例,“以前只能看到一個題的得分率,比如說得分率60%,我們知道這道題學生做得不好。究竟怎么不好了,擱以前我們就得把卷子拿過來一個一個翻,效率很低。現在借助這個產品,在電腦上,鼠標停留在錯題上,學生怎么答的,都一一蹦了出來,這對我們來講,了解學生的情況真的更方便了”。


            說到平時上課,張老師感觸更深:“軟件可以迅速把教學內容形象化。之前,做一個東西(圖表之類)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準備。現在借助軟件,比以前在黑板上用筆來畫節約很多時間,而且更精準。”


            可以想象,如果一個學生的作業和考試數據足夠豐富,大數據的分析能力又足夠強,那么這個學生的學情畫像就出來了。基于此,教育教學中人們倡導的“因材施教”的理念,似乎就有了著力點。譚毅說,南開中學高一每周都有鞏固知識的小檢測,“我們把數據都錄入進來。等到高三匯總的時候,每個學生這三年的變化可以看得很清楚。當然如果以后有條件,我們可以把平時學生完成作業的情況也都錄進來,這么一來,這個學生的學業表現就很立體,老師指導起來也會更加有的放矢。”


            以往,教師常常受限于繁瑣的作業批改、統計任務之中,難以有充足的時間精力投入到教學內容優化環節,“隨著科技的發展,老師批改作業這種低級的重復性瑣碎勞動會越來越少”,張廣民老師說,在一起中學平臺上,當學生完成作業,教師批改后,通過掃描可以及時將成績錄入系統,并及時將班級的作業完成情況反饋給教師。此時教師僅需點擊“學情分析”的選項,就可以了解班級平均錯誤率、班級薄弱點、學生完成情況排名,甚至細化到學生個體的能力分析等多方面內容。根據系統提供的這些分析數據,教師便可在備課時調整下次課堂的教學內容與方式,并對班級錯誤頻發的習題進行集中講解訓練。


            質疑與困惑


            神器當“拐棍”好不好?


            事物總會有兩面性。一些家長發現,或許因為多了搜題神器這類“拐棍”,孩子遇到“攔路虎”二話不說就“拍一拍”,做題效率確實提升了,但思考、頓悟的動力卻減少了──如果是語文英語歷史等人文類的,當然無所謂,可對于數學這種需要“窮究事理”的科目,如此輕而易舉“摘到桃子”似乎不好。他們對此表示擔憂。


            南開中學的數學老師張廣民說,針對數學難題,他也不是特別鼓勵孩子們用軟件搜答案,因為這個有思維惰性,“只要不會了,一拍就知道了,但并不是真正從背景知識去理解這個問題,只是淺顯地知道這道題怎么做。久而久之,學數學變成了用一種記憶的方式學,這很不好。數學是在理解的基礎上的,要學會思考,要學會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這點很重要”。


            “所以我覺得老師的功能是不可替代的”,張廣民說,老師去講數學,不是單純地告訴學生這道題應該怎么做,而是更多地講解應該如何分析這個問題,我們怎么從特殊到一般,從簡單到復雜,一步一步地,讓孩子們通過這一道題學會一種解題的方式和方法,這個更關鍵,“至少目前的APP我看是很難做到的,它更多是答案的堆積”。


            常常觸網會不會傷眼?


            “這一屆”中小學生的家長,多半是“75后”的一代,對網絡早已不再妖魔化,對孩子觸網也持開明態度,但唯一一點:擔心孩子視力。


            “寶貝,我不是不想讓你看手機,主要是擔心你的眼睛。”相信很多中小學生的家長都說過類似的話。


            今年夏天,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綜合防控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其中明確學校應合理使用電子產品,控制使用電子產品開展教學時長,原則上不得超過教學總時長的30%。學生視力問題已經引發國家層面的高度關注。


            對此,一些在線平臺針對性地推出護眼舉措:每隔20分鐘,系統就會對學生發出提醒,暫停平臺使用,提醒學生去休息遠眺;當學生用眼姿勢不正確時,系統會暫停并發出警示。“每次我做作業累了,眼睛離屏幕越來越近時,屏幕里就自動跳出小框框提醒我要遠離屏幕,現在我會習慣性地與屏幕保持距離。到了夜間光線變暗時,平臺還會自動調整為護眼光,亮度會隨環境變化而變化。”河西區一名初二學生告訴記者。


            僅有這些顯然還遠遠不夠,需求即是商機。有在線教育平臺人士透露,一些市場機構正在玩命研發“不傷眼的顯示屏”。


            電子化是趨勢 有趣的靈魂不可替代


            “我們學校電子化教學手段使用得比較頻繁。”南開中學的張廣民老師說,教師把這些軟件已經融入課堂了。舉個例子,上數學課,老師會準備課件,上課帶著便攜的筆記本去,講到某一個問題需要做一個圖,就隨時拿筆記本打開做,然后在學生面前演示。“不是為了用這個東西而用,而是真正融合在教學過程里面。我覺得信息化教學是一個趨勢,技術確實在輔助我們,信息化技術確實挺先進的。”


            譚毅老師還介紹,他們數學教研室組建了一個專門團隊做數據分析。小組成員經常利用中午時間討論:到底這個試卷用哪些數據指標衡量更好一點?在沒有相關軟件之前,所有的數據都需要人工輸入,“第一次考試,我輸入了2萬多條數據,”譚毅記得很清楚,“現在這些數據不用人工輸入了,這對我們來說解脫很多。”而且,有了大數據支撐,出的考卷對學生的考察也會更全面,難易度、區分度也更加明晰。比如,老師出了一道題,原本認為80%的學生都能做對,但結果卻只有50%60%做對了,這個問題出在哪?我們以前找不到,但現在卷子掃在里面,我們可以把學生做錯題的位置給調出來,看每個學生究竟做的是什么樣的,然后從中找規律,分析是什么原因導致很多學生出錯。


            記者采訪發現,在幾乎離不開網絡的時代,絕大多數師生和家長都認可教育教學的電子化趨勢,只是對電子化在其中的“分量”占比有分歧。


            一些年輕人對未來教育給出了更加大膽的想象。在知乎上,自稱“在線教育旁觀者”的黃鶴作出了如下暢想:


            1.未來的教學大綱,只規定范圍和目標,考試通過了就授予證書,無論年齡大小;


            2.沒有年級班級和學校的概念。學校淪落為現在的培訓班,為任何需要輔導的學生服務;


            3.學生像逛商場一樣去不同的學校學習,大部分課程在網上、家里或旅行途中完成。去學校只是尋求輔導。沒有固定的班級,也沒有固定的年級。數學可能學到現在的初三,語文可能到了高一,英語可能還在初二,沒有關系,按照大綱,在規定年限拿到全部合格證書就算畢業;


            4.試卷是隨機生成的,一個考場沒有一份學生的考卷是相同的;


            5.學校不是現在的全科學校,而分成運動學校、音樂學校、美術學校、生物學校、數理化學校……學生也不是固定在某個學校讀書,而是像挑選商品一樣去不同的學校學習。同學也不是局限在某個班級某個學校;


            6.學習也不需要那么勵志,更像上網吧打游戲,在高手(輔導老師)的指點下輕松快樂地進行……


            黃鶴的暢想得到了很多人的點贊。這或許是很多小伙伴向往的未來學習生活吧。


            不過一些家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互聯網+教育,對于“授業、解惑”的輔助作用將越來越大。至于“傳道”,技術手段可以提供支撐,但真正潤物細無聲、文而“化”之,或許更考驗的是教師的人格魅力與專業水平,而這,恰恰是教育不同于零售、出行、支付等行業的獨特之處。


            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說過,教育的本質并非簡單的分數、學歷,甚至知識,而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所以,不管科技如何進步,有趣的靈魂永遠不可替代。(津云新聞編輯侯靜)


          轉自北方網


          版權所有:北京校園之星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4008號 京B2-20180669 工商備案[10449290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