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a0cxh"></dd>

        <em id="a0cxh"><tr id="a0cxh"></tr></em>
          第一屆校園通大會    第二屆校園通大會   第三屆校園通大會  校園之星官方新浪微博    校園之星總經理騰訊微博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校園之星
          您當前位置:首頁>>教育·資訊>>行業新聞

          在線教育的新動作:生態化漸成趨勢

          2017年之前,在線教育一直在以“慢節奏”發展,甚至與以快著稱的互聯網“格格不入”。或是知識付費的側向進攻,或是橫向擴張的戰略需要,當一向“謹慎”的網易都開始生態化布局的時候,在線教育的風向標早已轉向。


          教育生態有多少想象空間?


          最早在教育行當開始生態化嘗試的不是互聯網玩家,而是線下的教育培訓機構們,原因似乎很簡單,錢在哪里,教育培訓公司的目光就盯向了哪里。


          不過,培訓機構的生態擴張仍然比較局限,甚至說遭遇了與生俱來的瓶頸。比如在固定賽道里縱深擴張。新東方的優勢集中在英語,達內的競爭力在IT,即便在客戶群體上實現了年齡層的延伸,并沒有走出原有的賽道。


          那么在想象空間上不免有些束縛,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占領人群遠比占領賽道有說服力,一旦有了人群上的粘性,便有了橫向擴張的可能,好比說課程輔導的機構,試探素質教育的成本就相對較低,用戶群體還是K12的群體,只不過滿足的是另外一項需求。


          再如客戶群體的嚴重制約。按照線下培訓機構的進入契機,龐大的時間紅利足以誕生出一家偉大的教育企業,但現實中似乎并非如此。


          盡管教育市場已經出現了多家上市公司,仍然存在各種名目的線下培訓,特別是在線教育戰場上,各類主打11模式的玩家深受資本青睞。整個2017年,國內教育行業412起投融資事件,超過282億元資金流入市場,只是市場的主角早不再是線下的培訓機構們。


          劉慈欣在《三體》中描述了這樣一個場景:太陽系被一片二向箔攻擊,從三維宇宙坍塌成二維世界,進而走向毀滅。這一思想后來被諸多商界大佬形容為“降維打擊”。固定的賽道里可以最大可能地發揮自身優勢,但在變幻莫測的商業競爭中,也徒增了被降維打擊的可能,畢竟在線教育的世界里還有很多“野蠻人”


          互聯網的玩法行得通嗎?


          傳統教育的未竟之志,似乎輪到了在線教育玩家來抗。


          在線教育并不是一個新物種,本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里就有不少玩家進入,2013年之后更是有著百家爭鳴的跡象。風口的起起伏伏于在線教育市場產生了一個神奇的現象,整個行業都彌漫著垂直化和縱深發展的趨勢,幾乎任何一個垂直方向都涌入了大批的創業者,在搜索引擎上查找少兒英語,給出的結果不少于幾十家。


          可這又是一個終身學習的時代,有職業培訓的需求,有語言能力的需求,可能還有知識付費的欲望,而市場上各個產品的各自為戰,實際上也催生了平臺化和生態化的需要。好未來等是否有生態整合的想法還不得而知,但擅長平臺式運營的網易、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們早已虎視眈眈。


          有所不同的是,騰訊長于投資收購,近兩年對在線教育的投融資頻度不亞于線下培訓機構們,而按照騰訊一貫的做法,利用流量和股權“撮合”不同的在線教育產品或是其生態化的核心思維。精于產品的網易,通過自研的形式逐步形成閉環,在多年默默深耕之后,教育生態也漸自成型。


          于是便形成了這樣一種格局:網易給出了網易公開課、網易云課堂、中國大學MOOC、網易100分、網易極客少年、網易有道等系列產品矩陣,引入《極客戰記》和有道詞典筆等硬件的推出,也增加了新的想象空間;騰訊推出的產品有騰訊精品課、騰訊課堂、騰訊大學、企業輔導等,被騰訊投資的產品更是涉及猿題庫、輕客、VIPKID等等。


          只是這種生態型的玩法能否行得通,還需要三方面的考量。


          1、探索新模式。教育的本質是服務,目前的在線教育已經有了這樣的趨勢,從線下的“老師為中心”轉向以“學生為中心”,對老師的依賴越來越小,趨向于基于標準算法、系統模型、數據挖掘、知識庫等為學生提供個性化、定制化學習服務。


          從這個角度來說,在線教育的平臺化和生態化是無可厚非的,借助統一的賬戶體系或其他形式,打破不同課程之間的“割裂”,盡可能地消除數據孤島,最終形成“教育生態圈”。線下教育顯然有些乏力,在線教育的玩家們勢必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以此進行多元化的內容布局,探索出新的商業模式。


          2、擁抱新技術。在線教育最大的考驗或許還是學生的自制力,最被看好的解決方案或許正是新技術的應用。新一輪的技術奇點或許正是人工智能,很多少兒英語平臺通過人臉識別和跟蹤,來約束小孩子;網易100分、作業盒子等運用圖像識別技術,實現作業的自動批改與打分;以及一系列英語口語評分等語音識別的應用。


          在近幾年的兩會上,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呼吁通過“互聯網+”的手段加速教育資源的普惠化,建議發展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擁抱新技術解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或是教育生態潛在的政策紅利。


          3、開辟新玩法。當前的在線教育類產品,本質上是“互聯網+教育”,或者“互聯網×教育”,但未來的在線教育應該是“互聯網÷教育”,即用互聯網解構傳統學習模式與教育體制,并且重新制定一套新的教與學互動模式。


          很多在線教育平臺都在推崇“教育娛樂化”,加入玩網游就是一種學習,在過程中不斷得到即時激勵。諸如《極客戰記》等游戲化教學已經在美國被驗證,國內也有多所知名中學引入,這或許就是一種趨勢。畢竟在線教育平臺扮演的還是“連接”的角色,至少要讓核心受眾放下抵觸心理,開辟新的教學互動模式是不可或缺的。

          版權所有:北京校園之星科技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4008號 京B2-20180669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