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a0cxh"></dd>

        <em id="a0cxh"><tr id="a0cxh"></tr></em>
          第一屆校園通大會    第二屆校園通大會   第三屆校園通大會  校園之星官方新浪微博    校園之星總經理騰訊微博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校園之星
          客服熱線:010-83621612
          您當前位置:首頁>>網絡·教材

          教材定價權下移,能帶來多少正效益?

          國家發改委表示下放教材和部分服務價格定價權限。教材和教輔材料的印張(印一本書需多少紙張)基準價及零售價格,由省級政府價格主管部門會同同級出版行政部門按照微利原則確定。(6月10日《新京報》)


          理想狀態下,定價權的下移,將有利于各地結合具體實際,來靈活制定一個合理價格。但,所謂“合理價格”,到底會更高還是更低,到底會增加還是減少財政開支,就難說了。各方普遍關心的是,教材定價機制的調整,會導致何種后果?


          眾所周知,義務教育階段免收課本費,教材采購統一由公共財政買單。這意味著,無論師生抑或家長,對教材價格往往都缺乏敏感。可以預見,定價權下移或將引起的價格變動,更多將被體制內消化,而不至于激起明顯的民間反彈……但也正因此人數眾多的“終端使用者”,缺乏參與教材價格監督的動力。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每每談及教材價格,我們總是稱之為“定價”而非“議價”。這無疑在表明,價格主管和出版行政部門,主導了整個定價過程,而出版社等產銷機構只能“接受定價”。此一格局,當真合理嗎?


          行政化的價格管制,往往會衍生種種并發癥。比如說,暗箱操作的利益合謀:當“定價權”成為有關部門的一項職權,其便很有可能被廠商一方公關、收買。在教材經營領域,由來已久的地域化區隔,以及單一來源的采購方式,共同造成了熟人交易、暗室交易等情形盛行。公開招投標的普遍缺失,使得教材采購在很多時候,面臨著暗地勾兌的風險。在該背景下,為少數部門所掌握的“定價過程”,遠沒有看起來的那么可靠、可信。


          教材定價權的下移,理應產生某些正效益。只不過,在采購模式落后,定價過程封閉的現實內,這一正效益顯得頗為可疑。要知道,在特定區域,占據教材市場的也就那幾家出版社。這種熟絡的、穩定的默契關系,極可能讓充分的議價、競價變得遙不可及。


           

          版權所有:北京校園之星科技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4008號 京B2-20180669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直播